陪著你走

昨日在教會跟一位弟兄談及他參加半馬拉松賽的事情,他解釋參賽是因他女兒的鼓勵,她希望父親跟她一同跑畢全程(十三里路)。這是一幅非常美麗的圖畫;雖然我心裡也有些忑忐不安,顧慮到他能否支撐整段路程,但是當想到她的女兒會在他身邊不斷地支持他,我也替他高興。我自己也經常跑步,但從末有過如此美麗的景像,因為我是在跑步器上走的。使徒保羅常以跑步來比喻屬靈生命,我想﹐跑馬拉松賽和在跑步器上走也代表兩種屬靈生命。

我喜歡在跑步器上走,因為它讓我操控跑步的速度及路面的傾斜度,顯示我消耗的熱量,又不使我受到外在天氣的影響,不論晴天雨天,我也能照常跑步。換句話說,我能完全控制跑步的每一個過程,以達至最佳的運動效果;但我只會是一個人在跑步器上走,而且不論我多努力,我始終在原地踏步,局促在自己的世界。

我們的屬靈生命有時也是這樣,當我們學習神的說話時,我們傾向選擇在家中閱讀參考書或靈修書、聽講座錄音、甚至在互聯網上報讀一些課程;這樣可能是最佳吸取知識的方法,但是這樣的屬靈生命依然是枯燥的,因為我們所得的可能只是從知識而來的優越感,缺乏通過學習神的說話,與人建立關係的喜樂。

父女一同在馬拉松賽道上互相支持,年輕的女兒可能要減慢速度,但我想,她所關心的,應該不是能否以最佳時間完成賽道,而是如何享受他們父女一同到終點的時刻。神在地上建立教會,目的便是要我們彼此支持、鼓勵、提醒,從中我們學習放下自我,以神為主宰。若有人問如何認出得救後的新生命?我的答覆是我們必從教會生活中認識,救恩是指神人關係的復和,而神是藉教會使人明白救恩。在一個屬神的教會中,弟兄姊妹不分彼此的地位和學歷,一同服膺及學習神的教導,這就是這新生命的見證。

約翰加爾文(John Calvin)甚至把教會比喻為我們屬靈的母親。在他的《基督教要義-卷四第一章四節》中,他寫到:

但是我們目前既是要討論有形的教會,那麼我們從教會作為屬靈母親的稱呼上,也可以知道,認識她,對我們是何等有益,甚至是不可少的;因為我們沒有別的方法得著生命,除非是由她懷胎,生產,乳養,受她的看顧管教,直到脫離凡軀,“變成天上的使者一樣”(太22:30)。

我們屬靈的操練像跑步一樣,我們可以在自己的跑步器上走,也可以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,在戶外的跑道上走。你會選擇那一種方法?